<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開花的成不了棟梁之材

                    http://www.36065980.com 2018年07月27日22:11 浠水網

                       劉醒龍

                        兒子在武漢大學外語學院本屆博士畢業,作為父親,有機會來到校園看著孩子完成學業,自然會像別的家長一樣高興。前兩天見到兒子穿博士生紅袍時,情不自禁地自斟自飲了兩杯。在此我就不說高興了,而說說感懷。在我家,最疼愛兒子的不是我,而是我的父親,兒子的爺爺。兒子考上大學時老人家喜出望外。讀碩士時老人家去世。又升為博士生后,兒子專程到老人家的墓前說給老人家知道。他爺爺酒量奇好,但生前極少沾酒,得知孫子也像書香人家的孩子讀書讀成了博士,老人家一定會在天國邀上三五老友,喝成不醉不歸。在大學說這類話有點不合適。我的意思是孩子們每一點成長,天上地下,不知有多少人在關注。那些看上去無法再關心的先祖,實際上,還在以量子糾纏的方式起作用。不會因為看不到,也摸不著就不存在。我在亂用奇特的量子物理現象以表達一位家長此刻的心情。人和人之間的血脈傳承,可否與量子一樣,不曾與祖先見過面,還能涌動千年不斷的心潮?從歷史和現實的意義上講,畢業一方面是現實的要求,另一方面本身就是這股前不見源頭,后不見盡頭的血脈糾纏。
                        作為孩子的父親,向手把手培養他的導師和其他師長當面致謝,是我多時的念想。過去三十年,兒子一天天從少年而青年。在珞珈山下求學,春秋三度,身上才有了讀書人氣質。我家是老黃岡人,剛出版的長篇小說《黃岡秘卷》,寫黃岡人不只是鐵血,更有人所忽視的賢良方正。上世紀初,如果也有精準扶貧,我家肯定排名在前。我的爺爺只上過一年半私塾,兒子的爺爺只上過一年私塾,我自己也只是文革后的高中生,用老人們的話說,只相當于讀三年私塾。我們這一輩智力都不差,卻只有兒子的小姑姑考上過長沙鐵道學院。我自己當工人用業余時間寫小說,一路走下來,比一般上過大學的同行辛苦十倍不止。兒子的爺爺生前最大愿望是讓綻開在我家的書香傳承下去。兒子考上博士生,入導師門下,我都來不及開心,便開始擔心,學業如何立,學問如何做,如何才能不辱師門?有時候很想與導師私下交流一下,看看兒子到底學成什么樣子,又怕自己的輕率打擾導師教導。前些時,兒子報喜說答辯通過了,我心里還留有余地。直到導師邀請我參加畢業典禮,才相信孩子并非報喜不報憂。俄語我一句沒學會,俄羅斯文學還略知一二。兒子最初的譯作我不甚滿意,三年光景下來,再看他的譯作,不由得暗暗稱道。在心里猜度,能用三年歲月將青澀學子學養成學術模樣,指點迷津的導師功力該是何等了得!尋蜂收取野蜜,隨鷺可采嘉蓮。面對引路人,說聲謝謝難以表達全部心情,又只有謝謝二字才符合家長的心情,也不涉嫌時下的紀律規矩。在此,我向外語學院的全體老師和蒞臨典禮的嘉賓鞠躬致意。
                        作為父親,哪怕孩子已博士學成,還要叮囑幾句。去年此時,我正在可可西里。那天,一位隨行記者忽然說,劉老師,你應當是將萬里長江從頭走到尾的第一位作家。同行的人一琢磨,還真的如此,從屈原到李杜到當代同行,文學史之前的確無人走完長江全程。話是這么說,心里總覺得哪里不對。行走到索南達杰保護站,手機信號還是滿格,才明白過來。人在當前,只要有愿望和資金,行走長江寫寫才華文章,已不是難題。而在唐宋明清卻是與登天一樣不可能的事。不說中下游,就是讓人聞之色變的可可西里,黑色公路比校園外的八一路還好,讓人在天塹面前也有如履平地的氣概。沿途但凡見到牧民房子與氈房,必定會有太陽能電池板環繞在四周。人口稍多一些的城市就會有過去只有成都才有的高壓氧艙。沒有國家的巨大進步,僅僅是可可西里一地,就是無法克服的。僅僅這一處的險阻,就會使我不可能走完長江全程。人需要才華,人的成功看上去是仰仗才華,如果脫離身處的家國,才華就會淪為人生空談。兒子能順利做到博士生畢業,背后支撐的妻子和女兒,還有其他家人,也是不可或缺的關鍵因素。人可以恃才,切不可傲物。才是自己的,物是外部的給予。輕看或者無視,失去有力支撐的才華,只是天上云霞,中看不中用。一個取得通常意義的成功的人,在家一定要是好兒女、好夫妻、好父母,在國一定要是守護者和建設者。愛我們的家國,是有志者的不二選擇。一個在通常意義上的普通人,也只有身為好兒女、好夫妻、好父母,才可以成為與天下相通的普通人。
                        長角的都不是食肉動物,開花的成不了棟梁之材。在家里我常與兒子說這兩句話。希望兒子和各位同學,不管將來做何事業,一定要有格局,做不到事業偉大,也要情懷闊大。在我小的時候,我的爺爺曾不厭其煩地在我面前提及,說老家黃岡一帶,歷史上從沒有出過奸臣。老人的話,看上去對小孩子不起作用。其實,這話早已像種子一樣,在心里留下來。季節一到,就會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爺爺對我說的這話,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這話所要表達的東西背后的過程。是黃岡一帶為什么不會出奸臣。是我們在面對紛雜世事時如何才能不受奸佞的影響。與奸臣對應的詞叫做忠良。有好些年了,人們越來越越少用這個詞語。人們不用它并非表明它沒有用了,過時了。任何時候,有沒有忠良之心,是做人的重要指標。在技術高度發達的時期,忠良二字的用處,比高端技術本身更應當受到每個人的重視。忠良二字所體現的價值,也不會因為哪些字詞不常用了而徹底貶失。我們這代人,最遠到達天涯海角,同學們的理想比火星還遠。去的地方越遠,越要記住東湖邊,珞珈山下,開滿櫻花桂花,鋪滿楓葉的武漢大學校園,是你們忠良人生的再造之地。
                        祝福各位師長!祝福各位同學!
                        2018/6/21
                    (本文系作者在武漢大學外語學院2018屆學生畢業典禮上的致辭。)

                    發表評論
                    上一篇馮驥才25句: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
                    下一篇
                    正在加載中……
                    湖北快三走势图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