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姚雪垠:惠泉吃茶记

                    http://www.36065980.com 2018年12月22日18:02 浠水网

                    惠泉吃茶记

                     

                    姚雪垠

                     

                      姚雪垠(19101999),河南省邓县人。现代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等作品。其中《李自成》第二卷获首届矛盾文学奖。

                     

                      凡来到无锡的人,几乎没有不去惠山的。惠山的风景实在平常,人们去的目的不在看景,而在吃茶。我住在梅园西边的太湖岸上,离惠山相当远,但既然来到无锡小住,也不愿放过吃一杯惠泉茶的机会,于是在一个天朗气清的下午,兴致勃勃地去了。

                     

                      我虽然?#19981;?#21507;茶,但对于吃茶一道完全外?#23567;?#22240;为我不会吸烟,?#32622;?#21035;的嗜好,坐在房间里需要一点淡淡的刺激,所以常常吃茶,久之便?#19978;?#24815;。既是找刺激,所以茶不在好,只要苦香就行;有时兼为解渴,?#19981;?#25226;大杯倒满,大口大口地吃。古人文章中讥村俗人吃茶只要“浓、?#21462;?#28385;”三个字,我正是这种俗人。但尽管我对吃茶一道很外行,这次去惠山吃茶却决心要仔细地、慢慢地、小口小口地、用舌尖品着滋味吃。许多年来,我不知遇到过多少人,人人都称赞惠山的泉水最美,而且我在许多古人的笔记中也常常见?#25509;?#20851;赞扬惠泉的掌故逸闻。读过张岱的《?#36825;置我洹罰?#25105;知道?#34892;?#35762;究吃茶的雅人,如一位叫做闵汶水的老头子把惠泉水?#35828;?#21335;京煮茶,而作者的祖父住在绍兴家中,也曾以惠山的水泡茶待客。在杭州人蒋坦所著的《秋灯琐忆》一书中,也提?#25509;信?#21451;来游杭州,“以惠山泉一?#22270;?#39287;”。既然古时交通很不发达,人们?#26143;?#25226;惠泉的水?#35828;?#20960;百里外泡茶吃,可见这水的名贵,我怎么能够不仔细地品品滋味?

                     

                      我原以为国庆节假期刚过,又不是星期天,游惠山的人一定很少。谁知一进惠山?#26053;牛?#31616;直像走进热闹的庙会,拥?#23548;?#25380;,人声噪杂,连一个空座位也找不到。等我参观了寄畅园,看过?#23435;?#38177;的出土文物陈列室和泥人艺术陈列室,看看太阳已经西下,转回来才在惠泉的院里找到了一张空桌。我坐下去,向服务员要了绿茶。无锡所有游览区的茶资都是每杯一角,南京也是,只有惠泉是一角二分。我没问什么原因,反正道理很明白:这是惠泉。据许多书上说,讲究吃茶的人,不但讲究茶叶、泉水、火候,还讲究茶具。可是惠泉的茶社对茶具是很不讲究的,每人一把粗瓷圆茶壶,一只粗瓷小茶杯,?#38382;?#21644;颜色都很恶?#21360;?#25918;在我面前的茶杯还?#20449;?#30772;的缺口和裂纹。我没敢挑剔,因为我明白泉水和茶叶是主要的,茶具不是主要的。同时,在我的邻桌上正有两位茶客在高谈艺术理论,我想,如果我向服务员指出茶具太不美,他们准会笑我这个人有资产?#20934;?#30340;艺术思想。

                     

                      我倒了一杯茶,看见茶色很淡,也闻不到香味,呷了一小口含在嘴里,用舌尖慢慢品味,不但觉不出味道好,甚至远没?#24515;?#20140;鸡鸣寺的茶好吃。总之,香、色、味三者都极平常。我没有失望,等了一两分钟,又倒一杯,颜色稍微浓一点,吃到嘴里也有点香味,但是凭良心说,似乎并不比我们在家中吃的茶好多少。仔细地尝过?#22870;?#25105;不能不感到失望了,开始露出村俗本相,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当我刚刚坐下的时候,我的桌边的空位子已经被新来的游客坐满。听他们谈话,我知道这是一对夫妇,一位从外地来的姑母,两个小孩。三个大人坐在椅子上,小孩?#29992;?#27809;有地方坐,只好站在桌边。按照规矩,三位大人应该是三壶茶,三个茶杯,但他们同服务?#38381;?#25191;半天,?#37011;?#20204;只有两个人要吃茶,只留下两壶茶,两个茶杯。他们很懂节约,首先是姑母和丈夫吃,丈夫吃过以后把自己的杯子转给妻子吃,妻子吃过后又叫两个孩子吃。孩?#29992;?#24182;不喝,只要吃菱角不要吃茶。母亲向他们动员说:“傻崽子,吃哉!这是二泉的茶,吃哉!?#38381;?#26102;我已经大口大口地吃过三杯,含着会心的微笑把眼睛离开他们,扫向周围的茶桌上。

                     

                      所有的桌边都坐得满满的。所有的人都是快活的。从服装上,口音上,面型上,我明白这些游客不但有本地的,也有来自南方和北方的,?#34892;?#20154;们的脸上带着长途旅行中的日色和风?#23613;?#25105;也明白,这些从外地来的游客,一定认为今天吃到惠泉茶是很大幸福,会把这件事深深地记在心中,写在日记上,将来会作为对别人谈话的资料,有意无意地到处替惠泉宣传。如果他们也感觉到茶味很平常,他们大概会怀着谦虚的心情说,不是茶不好,是自己对品茶是外行,不懂得吃茶艺术。

                     

                      我又看见,附近的一张方桌边坐着几个青年人,把一杯红茶倒得比杯沿高一点,满?#23576;?#22855;地嚷叫说这泉水不同于一般的水。这使我想起来不?#20204;?#22312;南京游燕子矶,那位在观音阁伺候香火的女人刚给我讲完肉身不化的奇迹,看见我?#29934;认?#36208;,赶快给我倒了一满杯半温不热的剩茶,宣传观音阁的泉水特别好,证据是茶倒满杯而不向外溢。我吃了一口,感到一股泥土味,匆匆地留给她一角钱走开了。也就在几个钟头前,我从蠡园回到我住的地方,又热又渴,倒了一满杯温开水,当时看得一清二楚,也是水比杯沿高一些不曾溢出。像这样的水,“滔滔者天下皆是也?#20445;?#38590;道只有惠泉特别么?于是我含着会心的微笑,从茶桌边站起来,走去看乾隆?#23454;?#30340;御笔题诗。

                     

                      乾隆?#23454;?#34429;然是一位盛世?#23454;郟?#35265;多识广,但是他也同常人一样,跟着大家喝采,说惠泉“江南?#39057;?#20108;,盛名?#30340;?#21103;”。其实这事情不足为奇。惠泉是被?#25509;?#35780;为天下第二泉,而?#25509;?#33879;过《茶经》,是吃茶艺术的权威和圣人,一向被茶博士们作为茶神来敬,人们对他的意见当然不?#19968;?#30097;。自古吃茶的雅人和俗人们,内行和外行们,?#20960;?#30528;吃茶权威歌颂惠泉,乾隆?#23454;?#20063;跟着歌颂几句,又何足奇怪呢?

                     

                      有趣的是,惠泉的泉口是用石头成圆形的小池,紧旁边又了一个?#21483;?#30340;小池,据说从圆池中打出来的水好吃,从方池中打出来的水不好吃。乾隆?#23454;?#22312;诗中写道:“流为方圆池,一例石栏。圆甘而方劣,此理殊难究。?#38381;?#36947;理真难“究”么?其实不然。我相信只要把方池?#27492;?#24471;像圆池一样清洁,水的味道决不会有所不同。这?#32622;?#26159;某些文人雅士,好?#36718;?#24466;,故意把惠泉说?#26757;?#24120;玄妙,哄自己并以哄人。以乾隆?#23454;?#30340;聪明,他未必会完全相信,只不过他害怕别人笑他俗,笑他不精于鉴赏,便只好人云亦云,跟着起哄。想到这里,我不禁又发出一股会心的微笑。

                     

                      惠山因泉而出名,泉因?#25509;?#32780;出名。现在因慕名而来惠泉吃茶的人们,恐怕大部分不知道?#25509;?#26159;谁。按理说,?#25509;?#25152;尝过的水远没有一位率领勘察队的水利专家或地?#20351;?#31243;师所尝过的水多,?#25509;?#27809;充分的根据就把天下(全中国)泉水评定甲乙,实在有点狂妄。这道理很简单,但大家偏不去想。来欣赏惠泉茶的人们不但不需要知道别的,不需要动脑筋想一想,甚至连自己的视觉、嗅觉、味觉都不必用,不必分辨惠泉茶的色、香、味,吃过后跟着大家喝采就得了,保险不会遭到讥笑和非难。

                     

                      我离开御碑,走下高台,穿过天井。刚才高谈艺术的两位茶客仍没走,正在津津有味地谈论一部名作家的小说。我停住脚听一听,觉?#27809;?#26159;我时常听到的那些意见,于是我含着会心的微笑打他们的身边走过,出了?#26053;擰?SPAN lang=EN-US>

                     

                      回到太湖边,已经是黄昏以后了。匆匆地吃过饭,?#19978;?#20241;息。我想,惠泉是?#37038;?#32541;中喷出的泉水,当然应该比一般的湖水、河水、井水“清冽?#20445;?#21482;是不应该把它推崇得不近情理。如果茶社的工作人员不?#35272;?#34394;名,忘掉?#25509;?#30340;品题,稍在茶叶、火候和茶具等方面注意一下,是可以泡出好吃的茶来的。

                     

                      想到这里,我的疲倦消失了,坐起来怀着一点惋惜的心情作《惠泉吃茶记》以记之。

                     

                      选自《新观察》,1956年第17

                     

                     


                    发表评论
                    上一篇姚雪垠与《惠泉吃茶记》
                    下一篇107.描写好,但?#34892;?#33853;落寡合(读姚雪垠《惠泉吃茶记》)
                    正在加载中……
                    湖北快三走势图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