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關東第一才子“王爾烈 名滿關東第一人(組圖)

                    http://www.36065980.com 2017年06月15日15:38 浠水網

                    在遼陽王爾烈紀念館中的王爾烈塑像。

                    “有一個美麗的傳說,精美的石頭會唱歌。它能給勇敢者以智慧,也能給善良者以歡樂……”

                    這首《一個美麗的傳說》是1985年風靡大江南北的電視連續劇《木魚石的傳說》主題曲。電視劇主人公就是遼陽名人、被譽為“關東第一才子”的王爾烈。時隔二十幾年,當這優美的旋律再次響起的時候,仍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鳴。

                    六歲巧對戲客商

                    王爾烈出生于1727年。此前史書多記其出生于1728年,這種說法曾廣為流傳。但在遼陽文物管理所現存王爾烈七十壽辰時諸友人及門生所贈壽屏上,赫然可見“龍飛嘉慶元年歲次丙辰正月庚寅上瀚吉旦”字樣,由此可推知其生于雍正五年,也就是1727年的正月初三。

                    王爾烈的祖父王天祿,少年時即“博通書史,強識不忘,尤明于醫理。施舍丹藥,專務濟人,人皆感之,識與不識,皆知王善人之名”。王天祿有四個兒子,其長子名縉,即王爾烈的父親。受家庭影響,王爾烈的父親也很有學識,能書善畫。雍正年間補禮部官學教習,乾隆二十年(1755年)授為深州學正。在良好的教育環境和濃厚的文化氛圍中成長起來的王爾烈自幼鐘愛書畫,在父親的熏陶之下,抑或說是在父親遺傳基因作用之下,王爾烈對書畫有著獨特的領悟力,并很快小有名氣。因而每當同僚有喜慶之事,其父作畫相賀時,都讓王爾烈題詩題字,得到人無不“寶之”。

                    俗話說三歲看老,是說明一個人有非凡之處,無不是從其幼時就透露出不同凡響之處,王爾烈也不例外。關于王爾烈的才氣,民間傳說多如牛毛,而最早的一則始于他六歲那年。據說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王爾烈身穿棉衣,卻頭戴著一頂草帽在庭院里玩耍。適逢一位客商從他家門前經過,透過敞開的大門,恰好看到了王爾烈這身冬不冬、夏不夏的裝扮,感到非常好笑,就隨口說了一句:“穿冬裝,戴夏帽,胡度春秋。”年幼的王爾烈一聽,素不相識,竟敢取笑自己。仔細一打量,這人風塵仆仆,旁邊還放著一副貨擔子,猜出他是一位四處奔走的商人。兩個小黑眼珠一轉,乃順口回敬了一句:“走南方,竄北地,混賬東西。”其思維敏捷、口齒伶俐可見一斑。

                    44歲考中二甲頭名

                    天資聰穎再加上后期的勤奮好學,王爾烈在少年時期便善詩文,工書法,有不少詩文作品和墨跡流傳于世。很快便成為當地家喻戶曉的人物。

                    自古以來,學而優則仕。科舉考試也成為多年苦讀詩書的文人證明自己能力或是實力的手段。王爾烈成年之后,即開始參加科舉考試。

                    古往今來,懷才不遇者亦比比皆是。王爾烈雖然自小聰明,才華橫溢,在仕途上卻也是一波三折,并不順利。乾隆18年(1753),他已27歲,才得選為拔貢。又過了12年,才鄉試中舉。1766年,40歲的王爾烈再次到北京參加京師會試。盡管雄心勃勃,卻未能及第。這一次的打擊并沒有將王爾烈擊垮,回到家鄉,他繼續苦讀,以圖卷土重來。乾隆36年(1771),王爾烈滿懷信心,再攀蟾宮,參加了京師禮部主持的恩科會試。此時他已44歲,早已過了不惑的年齡了。結果終于憑借百折不撓的韌勁,如愿考中貢士,順利進入殿試。

                    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中,珍藏著一張兩米多長的金榜,這是當時官員呈報給皇帝看的。這張金榜清楚地記錄下了乾隆36年的殿試成績,上面寫著當時天下163名貢士的名次,王爾烈的名字就在其中。除了狀元、榜眼、探花這頭三甲外,王爾烈位居二甲第一名,也就是說,王爾烈在殿試中名列第四。自隋朝實行科舉制度以來的1000多年,這是關東人所取得的最高功名。除了王爾烈,眾多關東才子沒有一個人能夠達到或超過二甲第一名的名次。

                    但第四名的成績仍讓家鄉父老難以釋懷,以其“關東第一才子”之水準,怎么也得是頭三甲啊,如今的名次難免讓人有些失望。于是便有了那個遼南一帶婦孺皆知、“老祖同場”的千古佳話。

                    說的是,王爾烈躊躇滿志赴京趕考這一年,在京城候考期間偶遇微服私訪的乾隆皇帝。原來,每到科舉考試的時候,京城都會成為全國各地才子云集之地,而乾隆皇帝想提前“摸摸底”,了解一下這些考生中究竟有無特別出眾之人,于是乃微服私訪。相識不如偶遇,在一家客棧里,乾隆皇帝就遇見了趕考的王爾烈。幾番交談下來,乾隆皇帝就被王爾烈的才氣所吸引,認定他是那個能輔佐其坐穩江山之人,并暗下決心,一定要為王爾烈爭得一席功名。

                    于是,在科考那天,這位敢于嘗鮮的乾隆爺便以平民身份參加了考試,并在自己的卷紙上寫上了王爾烈的名字。也不知這位乾隆爺是聰明還是糊涂,如此一來,考場上便出現了兩張署名王爾烈的卷紙,更神奇的是竟并列第一。這還了得,明顯是有人作弊嘛,于是被一同廢掉了考試成績。如此一來,王爾烈也便丟了他狀元的桂冠,落個二甲一名進士。此則傳說細細品來,漏洞百出,但卻表達了遼東百姓的一個心聲:咱王爾烈本來是狀元的料,因特殊原因才沒能高居榜首的。

                    得中二甲第一名進士的王爾烈被授為翰林院編修,開始了他的職場生涯。 1773年,“四庫全書館”成立,王爾烈即赴任四庫全書處纂修官,參加了《四庫全書》的編修工作。此后,他又先后出任陜西道監察御史、順天府府丞、內閣侍讀學士等職。

                    “木魚石”是個傳說

                    一部《木魚石的傳說》電視劇讓王爾烈名揚大江南北。在劇中,王爾烈因其才學出眾,聲望日隆,深得乾隆皇帝的鐘愛。此時,颙琰皇子18歲,已屆成年。作為未來的皇太子(當時尚未冊封)及“候補”皇帝,颙琰頑劣不羈,飛揚跋扈,目空一切。乾隆與母后為此焦慮不安,于是調王爾烈入宮擔當內閣侍讀。按現在話來說,就是擔任為大清王朝培育理想接班人的老師。

                    王爾烈接受了這一有關“定國安邦,承前繼后”的大任,自然付出了全部的精力與心血。他不是“拴住”皇子耳提面命,生吞活剝那些經、史、子、集,而是給予皇子極大的自由。有一日,王爾烈給颙琰布置一道作業,文題是《敲木魚石》。颙琰一看,馬上反問道,“老師,木魚怎能和石頭混為一談呢?”王爾烈說:“我不是讓你紙上談兵,而是要你到大自然中尋找答案。”

                    為了交上滿意的答卷,颙琰便帶著仆人出宮尋找。但是他走遍了千山萬水,也沒有找到這個“木魚石”。整整三年仍然交不了答卷,颙琰回到宮中很是煩惱。于是,他便到乾隆面前說王爾烈有意刁難他。乾隆想了想說,你的老師既然出了此題,必然有他的道理。你應該盡力交出一份合格答卷。乾隆的話更加愁壞了颙琰,焦急之中,颙琰想起劉墉足智多謀,便來求教。劉墉反問道,難道你不知王爾烈是關外人嗎?一句話如醍醐灌頂,驚醒了夢中人。就這樣,颙琰在王爾烈的陪同下,踏上了到關外尋找木魚石的道路。后來,終于在一個不起眼的山上找到了這塊木魚石,并在寺廟住持的指點之下終于敲響了木魚石。王爾烈啟發颙琰說:“這塊山石,其實一文不值,但不登泰山,不知山高;不涉滄海,不知水深;不于民間苦行,怎能分辨忠奸善惡。”

                    王爾烈紀念館。

                    王爾烈書法。

                     

                    王爾烈為龍泉寺書房親筆題名“瓊島虛舟”。

                    有了尋找木魚石這樣千辛萬苦的經歷,颙琰成為皇帝之后,對治理江山社稷有了更清醒的認識。公元1796年,乾隆禪位,颙琰登基,是為嘉慶皇帝。三年后,乾隆駕崩,嘉慶獨掌生殺予奪大權,便在乾隆死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誅殺了歷史上最著名的大貪官和珅,贏得了朝野上下一片贊揚之聲。

                    此事雖然傳播久遠,但并無史實根據。王爾烈于嘉慶元年才當了內閣侍讀學士。侍讀學士從四品,位次內閣學士,掌收發校閱本章,總稽翻譯,顯然與皇帝之師無任何聯系。因此,傳誦一時的“木魚石的故事”恐怕還真是“一個美麗的傳說”。

                    才壓三江眾才子

                    最讓王爾烈名揚東三省的恐怕就是這則“壓倒三江”的美傳了。清朝時期,三江(江蘇、江西、浙江)是全國文化最發達的地區,人文薈萃之地,有很多名震江南的才子。也正因此,沒有考官愿意去三江督考。于是,乾隆賞識王爾烈的才華,遂派他前往江南督考。當地才子們認為,關外在歷朝歷代沒有出過經科考被任命為重要官職的人,對王爾烈自然不會放在眼里。所以應考者一聽說主考官是來自北方的王爾烈,便很是不屑。

                    王爾烈早就對此有所耳聞,便想利用這個機會教訓一下這些狂妄自大的南方秀才。開考之日,王爾烈即以“學而時習之”為題,命眾考生按八股文形式連作三篇,要求每篇文章立意和內容均不得重復。這個看似容易卻很難的題目,著實使這些南方秀才捉襟見肘。有的作第一篇就已經搜索枯腸,作第二篇已才盡詞窮,等到作第三篇時幾乎都交了白卷。眾考生皆不服氣,便請王爾烈自作三篇以難之。哪知王爾烈揮毫而就,立意新穎,字字珠玉,眾人不得不服。有一江南高士認為王爾烈的文章必是事先有備而作,不足以證其才,便在考場門旁寫一幅上聯,聯曰:“江南多山多水多才子”。言外之意是北國為蠻荒苦寒之地,無好山、好水、更無才子。王爾烈見聯微微一笑,大筆一揮,對出下聯:“北國一天一地一圣人。”王爾烈聯中的“一圣人”可以指孔子,也可以指乾隆皇帝,江南眾才子大都啞口無言,心下嘆服。隨之,又有人問:“王大人可曾聽過‘天下文章數三江’的說法?”王爾烈明白此話中的機鋒,回答道:“天下文章數三江,三江文章數吾鄉,吾鄉文章數吾弟,吾為吾弟改文章。”就這樣,王爾烈一個考題、一個下聯,一首打油詩征服了三江才子,從此得了個“壓倒三江王爾烈”的美譽。

                    但這一美傳也被人否定,否定者是王爾烈的同鄉、畢業于東北師大歷史系的馬振文。其論據有二:一,根據史料記載,從清初到嘉慶時期,鄉試都是分省進行的,不存在江蘇、浙江、江西三省在一起考試的情況;二,王爾烈也沒有做過鄉試主考官。歷史上,他只做過一次會試同考官。乾隆四十年乙未科會試有18個同考官,王爾烈列第14名。同考官與主、副考官不同,同考官不能出題,只能閱卷。所以,所謂三個“學而時習之”的考題,完全出于編造者的想象。

                    名滿關東第一人

                    回顧歷史,凡被妖魔化的人必有可惡之處,凡被傳為神奇的人也必有其神奇之處。王爾烈一生留下如此多的傳說,可見其必有過人之處。

                    王爾烈一生雖未出任顯官要職,但以其文章書法名動一時。其詩文風跌宕,縱橫開闔,字字如珠似玉;其書法作品超凡飄逸,筆走蛇龍,深為時人所重。令人遺憾的是,其作品多已散佚,世間稀見。今可見者僅金毓黼所搜集的《瑤峰集》兩卷,共收錄詩74首(其中包括友人唱和之作),文9篇。《瑤峰集》中的詩作就藝術性而言,無論文辭、意境、表現手法都屬上乘。

                    作為遼東勝景之一,千山成為王爾烈登山游覽的常去之處。其青年時期更是有一段時間常住千山龍泉寺讀書。龍泉寺的繞梁鐘聲,西閣昏黃的燭光整整陪伴了他八年。千山的靈氣濡染了他八年,因而王爾烈對千山有著極深厚的感情,其詩作也多為游千山時所寫。其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偕友人共游千山時的一首即興之作,給后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輕云疎雨灑郊坰,野曠天高眼乍醒。

                    草色初分深淺碧,峰頭遙露短長青。

                    輪蹄已洗千山水,煙靄猶藏五寺形。

                    二十余年成闊別,漫將塵事述山靈。

                    王爾烈的文章流傳下來的更少,且多是寺廟碑記。但盡管如此,也可看出他的文章筆法簡練,文辭質樸而義理明曉,如《校刻常理齋看吟草序》、《遼陽關帝廟重建東殿碑記》等篇,敘事真切感人,說理明晰透徹,顯現出他高中巍科的真才實學。

                    王爾烈的書法宗法二王,尤以王獻之為多,造詣甚為突出。從后人對其評價可見端倪。張學良的老師白永貞修《遼陽鄉土志》時,稱其“書法堪為遼城第一書家”。《遼陽縣志》亦稱“至今中外人獲其墨跡更加拱璧”。后人孫鶴田游千山龍泉寺時,看到其所題楹聯,當即賦詩一首,稱其:

                    雪泥鴻爪跡都陳,

                    悵望青山何處尋。

                    賴有蘭亭真面目,

                    問津莫許后來人。

                    將其墨跡比之《蘭亭序》,雖有過獎之嫌,卻也從一個側面看出王爾烈書法的深厚造詣。

                    盡管“壓倒三江”、“木魚石的傳說”缺乏史實依據,但王爾烈確實因其才氣而受到乾隆、嘉慶皇帝的賞識。嘉慶元年(1796年),王爾烈受邀參加乾隆皇帝舉辦的“千叟宴”,蒙“御賜詩一章并集古三星圖、如意、鳩杖等”。1797年,王爾烈過七十大壽,翰林院為其舉辦壽慶,并贈“百壽圖”屏風,該屏風作為鎮館之寶現存于遼陽博物館。屏風計九扇,每扇用木作框,高200厘米,寬32厘米,上下透雕“壽字”,總橫長288厘米。在瓷青紙屏心地上,四周繡壽字花錦鑲邊,百余人的泥金字畫裝裱其中,頗為壯觀。

                    壽屏的首尾兩扇分別是題頭和落款,中間七扇,每扇兩行,每行9幅,共126幅,為125人所做(廣泰一人書寫兩幅)。其中有名有姓124人,皆為當年重臣名流。如清代著名書法家伊秉綬的隸書“壽”字,清代著名書法家翁方綱的篆書“壽”字,吏部尚書體仁閣大學士劉墉的楷書“壽”字,《四庫全書》總纂修、時下被炒得炙手可熱的紀曉嵐的水墨仙鶴圖,《紅樓夢》的印行者程偉元的水墨雙松圖。值得注意的是,在126幅作品中,有一幅沒有署名,據傳為嘉慶皇帝所贈,是一幅上下頂格的隸書“壽”字。分析一下,此說應該可靠,因為無名的人上不了王爾烈的壽屏,能上壽屏而又不愿留名,并且敢于不留名的,大概也只有皇帝了。

                    嘉慶四年(1799年),王爾烈已官至大理寺少卿,因到耄耋之年,遂卸任回到遼東,在盛京掌教沈陽書院。嘉慶六年(1801年),王爾烈以74歲高齡而逝,葬于家鄉遼陽縣風水溝村的南山山麓。


                    發表評論
                    上一篇萬山深處有千水
                    下一篇
                    正在加載中……
                    湖北快三走势图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