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周鴻祎自傳》書摘二:首談私有化,我從沒想過退出

                    http://www.36065980.com 2017年11月07日21:38 浠水網

                      編者注:

                      “人民想念”的周鴻祎回來了。

                      周鴻祎的新書《顛覆者:周鴻祎自傳》發售在即,新浪科技特意趕在本書上市之前,拿到了部分節選發表,以饗讀者。

                      《顛覆者:周鴻祎自傳》記錄了周鴻祎先生從幼年時代開始,直到今天四十余年的傳奇經歷。在本書中,老周首次公開解密了360私有化過程中的諸多細節,以及自己在“3Q大戰”中的心路歷程。

                      周鴻祎的個人成長經歷幾乎就是中國互聯網發展歷程的縮影,從90年代上大學期間在校園里銷售反病毒卡,再到離職北大方正后創立3721;從與 CNNIC 的戰斗,到成為中國雅虎的總裁;從互聯網第一口水戰,到改變互聯網格局的3Q大戰;從免費殺毒到360成功在美國上市……

                      周鴻祎創業道路上的諸多標志性事件,同樣也是當時中國互聯網發展的關鍵節點。通過閱讀他的自傳,可以為我們了解中國互聯網的發展歷程梳理出一道清晰的經線。

                      以下為部分節選:

                      文/周鴻祎 范海濤

                      私有化如同子彈上膛要一擊而中

                      在互聯網時代,中國.com公司在美國上市曾經是一種潮流和肯定。而360就是有幸追碰上這種潮流和獲得肯定的公司之一。

                      360在上市過程中遭遇了主承銷商的臨時變更、面臨著沒有美國對標公司與投資人解釋商業模式的困難,中間還遇到了日本大地震、福島核電站泄漏、全球股市暴跌,這也讓投行一度就是否繼續上市程序感到遲疑。

                      幸運的是,雖然經歷了千辛萬苦,我們最終還是順利登陸了紐交所。

                      在這期間,360業績一直穩步增長,股價一度沖破100美元。在美股上市的五年時間里,根據非美國會計準則下的統計數據顯示,360的凈利潤保持17個季度的同比大幅增長。鑒于上市過程的艱苦程度,即使最困難的時候我也從未想過退出,比如市場對我們的低估,比如曾經幾次360遭遇做空機構香櫞的惡意做空和攻擊。雖然指責總是無中生有,報告讓人啼笑皆非,但讓人無奈的是,每一次美國做空機構都是在他們的白天發布報告,而我不得不在中國的半夜把員工叫起來開會應對。這樣的劇情如此循環重復,實在讓人睡眠不足。不過即便如此,我也從來沒有想過退出。

                      但是,私有化這一天,還是來了。

                      我知道,私有化一旦啟動,再艱難也必須完成。這如同在戰場上,你的槍膛里只有一顆子彈,你需要一擊而中。這就像我職業生涯里的又一場前途未卜的豪賭。

                      關于退不退市的決定,我和我的老搭檔齊向東、CFO 姚玨曾經在辦公室就很多方案討論很多次,其中經歷了數個小時的爭辯,這里面的每一次的思考都費神耗力。

                      在最終決定回歸之前,我們一直在思考以什么樣的方式回歸最好。我們內部有過很多不同的聲音。曾經,我們希望只把一部分的安全業務拆分回來,還去找很多機構去交談。但是最后我們發現,360幾乎所有的業務都和安全息息相關,做這個分拆實在很難。

                      而對于最終的決策者來說,最艱難的時刻就是拍板的時刻。

                      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這里潛伏著很大未知。做決定是一件讓人左右為難的事情,也通常讓人特別煎熬。畢竟最終的決策者必須為決策本身負責,成功了,一往無前;失敗了,責任清晰。而在最終結果出現之前,誰也不知道我們是否能夠順利到達彼岸。

                      但出于對360新未來的戰略考慮,我必須做出決定。我們必須看到更宏遠的圖景,而選擇承受這種短期的壓力。360的回歸,需要的是整體的撤回。

                      正當與投資者談判時股市熔斷發生了

                      對于私有化,雖然我們做好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是過程讓人膽戰心驚。

                      做退市和私有化首先面臨的就是要有一個完善的方案。有一些公司退市時股價很低,這樣整個私有化的成本就很低。但是,我們的股價不低,算上溢價就更高了。我始終覺得,中國企業拿了美國投資者的錢,即使有一天你選擇不玩了,也要給大家一個公平合理的價格,讓投資過360的股東都不后悔。這是將心比心的決定。有人說,把公司股價做高不容易,但是做低很容易,有各種各樣的方法。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想過這些歪門邪道,我們希望最終定一個合理的價格,讓股東們都得到一個合理的回報。最后的定價是我拍板的,通過董事會的特別委員會訂立的,而投資者有他們的律師和他們的財務顧問。整個談判過程相當順利。

                      但是,當我們給出合理的溢價,整個退市需要的資金已經達到了將近100億美金。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天文數字。除了我們的自有資金,我們還需要找合作伙伴募集龐大數額的人民幣資金。雖然數額龐大,但360畢竟是優質資產,也是投資者青睞的對象。因此,當時來找我們合作的各種機構絡繹不絕。雖然希望爭取份額的公司非常踴躍,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突發事件頻頻出現。

                      正當我們和很多潛在的投資者談判的時候,史無前例的股市熔斷發生了,資本市場哀鴻遍野,投資人的信心遭遇了極大的動搖,合作伙伴內心惶惶。當股價不好的時候,有些參加私有化的財團和我說,能否壓低退市的價格。而壓低價格意味著要和股東重新談判。我想,我們既然決心啟動私有化,半路下不來是最可怕的,而時間一旦耽誤,不知道后續會有什么劇情發生。因此,我堅持沒有壓價。

                      經過一路的砥礪前行,在央行和外管局的鼎力支持之下,美國東部時間2016年7月15日,360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私有化交易完成,公司股票將不再在美國紐交所公開交易。

                      現在回想起來,我們完成私有化的時間點是無比幸運的,其間我們也得到了國內各個機構的支持。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匯率的變動已經讓私有化完成的成本劇增。如果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我們也許就會面臨狂風巨浪一般的影響。比如,完成私有化的幾個月后,我們發現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路從6.5增長到6.9,如果私有化過程再拖上幾個月,我們購買公司的人民幣成本瞬間就要增加40億元。這將會是一場多么可怕的噩夢。


                    發表評論
                    上一篇《周鴻祎自傳》書摘一:和計算機世界一見鐘情
                    下一篇《周鴻祎自傳》書摘三:我和中國互聯網的沸騰二十年
                    正在加載中……
                    湖北快三走势图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