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地獄歸來,“90后”重啟征程 ——專訪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陳九霖博士

                    http://www.36065980.com 2016年01月18日15:32 浠水網

                    也許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是墳墓,最接近真理的地方是煉獄;也許沒有經歷過地獄般生活的人,很難擁有鳳凰涅槃后的輝煌。

                    細數中國的商界名人,他的曲折歷程稱得上前無古人,后有來者的可能也不會太大:出生于平民家庭,通過奮斗開創了輝煌的央企高管海外篇章;一夜之間卻又跌入地獄,在新加坡度過了1000多天的牢獄時光;出獄后又進入央企任高管,最終開創自己的投資公司,馳騁于海內外的資本市場。

                    2015年伊始,多倫多正飄著鵝毛大雪,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陳九霖博士在一杯清茶的陪伴下,與本刊記者暢談“地獄歸來”后的甜酸苦辣。 

                    從央企高管到投資家的華麗轉身

                     

                    2010年6月22日,人民網報道了一則重要新聞:“陳久霖復出任央企高管”。其實,在帶有傳奇色彩的“陳久霖”淡出公眾視線四年之后,這位曾經蜚聲江湖的航油大佬目前使用的是“陳九霖”這個名字。

                    當時的陳九霖已經49歲,對于很多人來說,這個年齡基本已經走到事業的末端,更不用說距離新加坡刑滿歸來也才一年而已。不過陳九霖就是做到了這一點,以曲線方式重新進入國資委企業的行列。與他此前供職的中國航油集團一樣,葛洲壩國際公司的“娘家”也是國務院國資委。

                    “國資委在我落難之后的這個安排,既是對我名聲的肯定,也是對此前那場判決的否定。”陳九霖雖然并沒有對當年的那場官司做更多解釋,但從以上表述可以看出,他對來自國家的態度,還是非常得看重。

                    陳九霖表示,從新加坡回國后,他的職業道路并沒有關閉。相反,幾十家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向他伸出橄欖枝,邀請他加盟做高管,其中不乏一些跨國的能源巨頭。

                    也許在葛洲壩并不能充分發揮他的才能和實現抱負,陳九霖于2012年離開葛洲壩,開始集中精力管理他個人控股的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目前,約瑟投資已經投資了33家企業,分布在中國內地、香港、澳洲等多個市場,總投資額超過500億元人民幣,打造成為一艘頗具規模的投資“巨輪”。

                    例如,約瑟公司成功收購澳大利亞一家上市企業,擁有400多億美元的潛在價值;獨立與合作組建五只基金,包括與寧夏自治區政府合作的150億產業基金、與內蒙古自治區合作的200億元能源礦業基金、10億美元的中美大學產業園基金和100億人民幣的中國企業歐洲并購基金。

                    其中,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視察的湖北藍焰(天穎)生態能源有限公司就是陳九霖投資的企業之一,而其它幾個約瑟投資的領域分別是能源、健康、節能環保、教育傳媒、互聯網和稀有礦業。

                    “約瑟的架構就是一體兩翼。”陳九霖表示,公司業務的三駕馬車包括投資、投行、基金。“投資就是把錢投到別的企業里去,而投行是我搞的一個新模式,比如很多企業想上市,但不懂怎么運作,一下子砸下去很多錢,最后沒有上成,國內的市場也不規范。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先判斷這個企業行不行,如果夠上市的標準,我就幫他整合,并且幫助引入戰略投資者。”陳說。

                    資金來源方面,除了股東注資和近幾年的盈利積累外,還包括投資基金(GP/LP)、合作伙伴以及銀行貸款等。

                    掘金加拿大

                     

                    俗話說,無利不起早。陳九霖不遠萬里來到加拿大,自然是看中了這里的商機。

                    也許是當年的從業經驗,陳九霖至今仍對能源或是礦業領域的投資機會情有獨鐘,這些恰恰是多倫多股票市場的一個特色。陳九霖表示,當前投資加拿大主要有三個理由。首先,對于那些缺乏資本或暫時面臨財務困難的加拿大上市公司來說,中國的資本能夠發揮積極作用;其次,中國市場巨大,而加拿大只有三千多萬人口,前者能夠為加拿大公司創造更廣闊的市場;最后,加拿大很多公司擁有先進的技術,其中許多正是中國所急需的。

                    “未來,我們希望能投資10~30家加拿大上市企業,投資對象包括市值并不很大但發展前景較好的,也會考慮鈾礦、金礦等資源類企業。”陳九霖說。

                    陳九霖透露,他的投資方式都將通過增發新股進行,而非在二級市場上進行買賣。一旦確定投資方案后,將向被投資公司注入資金或資產,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和運營水平,并選擇合適的時機轉板,即在流動性更好的美國、香港等股票市場上市,為公司未來發展創造更好的資本環境。“我們既是戰略投資者,也是財務投資者。”陳說。

                    據了解,約瑟投資也將通過與一些加拿大本地的專業金融機構的合作,共同打造中加兩國的投資平臺。例如,約瑟投資計劃與加拿大皇后金融集團聯合發行產業投資基金,為中加兩國的投資者提供一個更專業、更便捷的投資渠道,把兩國的資本和產業對接起來,在科技、節能、環保等領域挖掘投資機會。

                    對于投資對象的標準,陳九霖認為企業的領軍人物和團隊非常重要,因為投資主要是投人。據介紹,領軍人的能力、誠信和遠見是重點考察的指標;其次是領域,將重點投資未來10~15年有廣闊發展前景的領域和企業,比如醫療健康、節能環保等;再者,是看資本的注入能不能幫助其增值和提升,雙方有沒有通力合作的可能。

                     

                    做中國的“垃圾證券之王”

                     

                    資本市場的老兵們,一般都知道邁克爾·米爾肯。曾經在20世紀80年代馳騁華爾街的“垃圾證券大王”邁克爾·米爾肯,是自J.P.摩根以來美國金融界最有影響力的風云人物,他的成功秘訣就是找到了一個無人競爭的資本市場,先入為主并成為壟斷者。米爾肯研究發現,傳統的華爾街投資者在選擇貸款或投資對象的時候只看重那些過去業績優良的企業,往往忽視了它們未來的發展勢頭,并由此開始了他的“垃圾證券”的投資之路。“很多朋友都認為,我有能力做中國的米爾肯。”陳九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顯得非常自信。

                    在陳九霖過往“烏鴉變鳳凰”的經典案例中,最輝煌的依然是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在陳九霖的帶領下,短短數年間,原先處于半死不活狀態的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凈資產由原來的17.6萬美元增加到1.5億美元,增幅高達852倍,創造了股東投資獲利5022倍的商業傳奇。其他諸如與BP、Shell等跨國巨頭的合作項目,亦是演繹了一個又一個經典。

                    這些商業經典帶給了陳九霖許多榮譽和光環。例如,2003年,世界經濟論壇將他評為“亞洲新領袖”,即此后的全球青年領袖。而陳九霖當時更以490萬新元(折合2350萬人民幣)的年薪,被稱為新加坡的“打工皇帝”,被國內媒體譽為中國國有企業國際化進程中的“過河尖兵”。

                    當把自己和米爾肯比較時,陳九霖并不掩飾自己擁有的優勢:“如今的市場更規范、更成熟,而中國經濟的日益強大,讓我有了更多的選擇和發揮空間。”

                    陳九霖認為,經歷了2008年金融危機沖擊后,世界各地出現很多廉價的資產,這正是大型央企通過資本運作、并購,進軍海外市場的絕好機會,不必再采用自身興建的模式。“發達國家市場有著完善的社會體系、穩定的政治氛圍,我們國家為什么不去抓住機會占發達國家的便宜呢?”陳九霖說。   

                     

                    “地獄歸來”的90后征程

                     

                    令人稍有意外的是,陳九霖說起新加坡1000多天的牢獄經歷,顯得比聊投資更有精神。

                    眾所周知,陳九霖的命運“拐點”出現在2004年。當時,中國航油因油從事石油衍生品期權交易導致巨額虧損,隨后新加坡當局以“惡意擾亂新加坡金融秩序”等多項莫須有罪名起訴陳九霖,最終判處陳九霖入獄服刑4年零3個月。

                    所以,在45歲那年,陳九霖從天堂墜入地獄,開始了常人無法想象的歷練,并為日后鳳凰涅槃般的輝煌奠定基礎。

                    “新加坡監獄的管理十分嚴格,但我偷偷地完成了許多事情。”陳九霖不乏得意、有些頑皮地告訴記者,他在監獄中采訪了各式各樣的犯人,有殺人犯,有強奸犯,通過這些獄友的訪問,使大家能夠了解他們的經歷和感悟。就這樣,陳九霖通過“偷偷摸摸”的辦法,在管理嚴格的新加坡監獄中,記錄下了數十萬字,甚至還不忘把有關文字讓訪談當事人確認,其嚴謹的工作作風由此也可見一斑。

                    正是如此一段經歷,催生了《地獄歸來》這本書的問世。陳九霖對于此書的出版,抱著非常謙恭但誠懇的態度:“或許,《地獄歸來》一書寫作技巧稍顯粗疏,言語之間尚有不盡如人意之處,然而我的真心飽含其中。”

                    《地獄歸來》并不僅僅是一本書,陳九霖還把它打造成為一個公益平臺,通過眾籌的模式,為公益項目籌集資金。截至2014年底,該眾籌項目已經獲得300多人的支持,募得資金95598元。其中支持金額最高的一位讀者,選擇了19999元的支持內容。

                    對于眾籌平臺的支持者們,陳九霖將提供他力所能及的回報,當然都是集中在他所擅長的投資領域。例如最高等級的500000元支持,將獲得“跟投陳九霖”機會,即陳九霖擔任貼身投資導師,并有三次跟投機會;獲得“陳九霖私人董事會”一次;和陳九霖先生零距離接觸的“投資與人生”的私人晚宴名額1個等等。

                    再怎么煎熬,地獄已經遠離,未來的日子匆匆而來。在一個中國知名企業家群里,企業家們都不叫本名,比如馬云叫風清揚,柳傳志叫泰山松,陳里叫果子里,首創集團劉曉光叫紅羊,而陳九霖有著最年輕、最具活力的昵稱:“90后”。陳九霖認為,朋友們送給他的“90后”,一是九霖的諧音,然后是象征九零后的心態,陽光向上、開朗樂觀,同時祝福自己工作到90歲以后。

                    “我不會懷念過去,我永遠是活在未來的人。”陳九霖總是想著,未來的他一定會更強,這種信念和他的年齡、和他之前的經歷,并沒關聯。

                    陳九霖人生大事記

                    1961年10月20日,陳九霖出生在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寶龍村。

                    1982年,陳九霖考入北京大學東方學系,學習越南語。

                    1987年-1993年,陳九霖先后進入民航北京管理局、國航公司國際處、中德合資北京飛機維修工程有限公司。

                    1993年,陳九霖加盟中國航空油料集團公司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中國航油母公司委派陳九霖到新加坡接管在當地的子公司——中國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陳先后擔任總經理、董事總經理、執行董事兼總裁。

                    2001年12月6日,中國航油成功在新加坡主板上市。

                    2003年下半年,中國航油因紀瑞德和英國籍交易員卡爾瑪從事石油衍生品期權交易導致巨額虧損。陳九霖被迫離職,并遭新加坡警方拘捕。

                    2006年3月,新加坡初級法院做出判決,判處陳九霖入獄服刑4年零3個月,同時遭罰款33.5萬新加坡元。他的罪名是“欺騙德意志銀行、未及時向新交所披露信息、局內人交易”,陳九霖也因此成為第一個因觸犯國外法律而被判刑的中國央企高管。

                    2009年1月20日,陳九霖在新加坡服刑1035天后刑滿出獄,即刻從新加坡樟宜機場搭乘飛機返回湖北武漢。

                    2010年1月22日,陳九霖任職中國葛洲壩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2012年5月7日,陳九霖主動離開了葛洲壩,專職管理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

                    關鍵詞:陳九霖,北京約瑟投資,加拿大


                    發表評論
                    上一篇“劫后”陳九霖——鳳凰網總裁在線專訪
                    下一篇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陳久霖先生蒞臨我公司參觀
                    正在加載中……
                    湖北快三走势图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