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劫后”陳九霖——鳳凰網總裁在線專訪

                    http://www.36065980.com 2014年08月12日22:19 浠水網

                     

                    陳九霖,原名陳久霖,湖北浠水縣人,1961年10月20日出生,前中國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裁。本科畢業于北京大學,曾就職于航空公司,后獲得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學位。曾擔任中國葛洲壩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現任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

                    總裁秘笈:模仿是成功的捷徑之一——陳九霖

                      模仿那些成功人士,模仿他們的思維,模仿他們的心態,然后在這個基礎上去創新,這樣的成功可能比較有效。


                    陳九霖:投資人相信我看中我能擔當

                    10年前“中國航油巨虧”事件讓陳九霖成了一個公眾人物,公司石油期貨業務的5.5億美元巨虧,使陳九霖在新加坡遭受了1035天的牢獄之災。出獄后再任央企高管三年,至51歲時陳九霖終于完全脫離了體制,開始自己創業,創立與經營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走過天堂地獄,經歷成功失敗,企業界朋友稱我‘90后’,是陳九霖的微博簽名。其實天堂也好,地獄也罷,往事已經如煙。再次把他請到我們節目中,是為了通過這段跌宕起伏的故事,還原一個想做事的人,夾雜在國企、體制中的痛苦,離開時的無奈與留戀,以及最終放飛身心的自由。

                    鳳凰財經:約瑟在《圣經》的故事當中,它是有那樣一個充滿傳奇的故事,您有讀過這段故事嗎?

                    陳九霖:要是深究的話,當然約瑟有它特別的含義,一個是在古以色列之時,一個叫約瑟的孩子受到迫害,然后被賣為奴,賣到埃及,然后在埃及受到迫害,坐了三年牢,出來之后,當了埃及的二把手,就是古埃及的宰相,然后拯救了天下的百姓。

                    鳳凰財經:這是蘊涵著您的以前的經歷在里面嗎?有這樣的深意嗎?也代表了對未來那種期望?

                    陳九霖:你這么說也可以吧!

                    鳳凰財經:現在從投資公司的角度來說,您出去籌資容易嗎?還是打出陳九霖的這個名字就會有錢慕名而來?

                    陳九霖:這個有一個過程,我還在創業階段,目前的資金主要是兩塊:一塊是股權的內容,約瑟投資在這方面從1100萬起家,后來不斷地吸收到一些資金,目前還有不少的人希望投資約瑟,成為約瑟的股東,這是一塊資金。第二塊資金就是基金方面依靠社會募集了。

                    鳳凰財經:您覺得您的個人品牌在這個公司運作當中發揮了多大的作用?

                    陳九霖:我覺得還是有比較大的作用吧!

                    鳳凰財經:那您覺得他們看中您最突出的一點是什么?

                    陳九霖:大家看中我一個擔當,中國航油出現那么大的事情,我沒有逃避責任,我兩次有機會不到新加坡去,但是,我去了。第一次就是我的國家已經調我回來擔任航油集團的副總經理,主管海外業務。但是,后來新加坡說讓我過去協助調查,那時我可以不去,也有很多人勸我不要去,但是,我還是去了,因為我想把這個事情妥善地解決。第二次,我媽媽逝世的時候,即2005年6月19號逝世的時候,我29號從新加坡返回國內,這個時候新加坡方面擔心得很,怕陳九霖回國之后,就逃離責任。但是,我心里很清楚,我沒有任何逃避責任或者是逃避痛苦的這種考慮。所以,我回國之后,我還是提前,毅然決然地再次返回新加坡,去面臨新加坡的這種審判,面臨著去承受牢獄之災,我相信這個方面是大家認同的,我這個人是有擔當的!

                    鳳凰財經:您對您的投資設計的這個持守的周期大概會是多長時間?

                    陳九霖:我相信我的項目一般怎么也要個七八年的周期吧!從一些宗教的說法來看,7是一個比較好的數字,7代表一個轉折,所以,怎么也得超過7年,這樣才能有一個比較好的回報。真正在賭場賺錢的,通過投機賺錢的,還是非常非常少數的,所以,投資就不要有賭場的那種心里,不要有投機的心理。

                    陳九霖:說“航油事件”豪賭,絕對是誤解

                    2004年9月,中國航油新加坡辦公室魚缸中的風水魚突然死得一條不剩,那時的陳九霖也正經受有生以來最嚴峻的考驗。這年3月28日,他首次獲悉公司交易員因期權投機導致賬面虧損580萬美元,9月3日賬面虧損已經達到8000萬美元,而在此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石油期貨業務造成的虧損已高達5.5億美元。時隔多年,陳九霖再講起往事,我們還是可以聽出,在央企的決策過程中,諸多的因素夾雜的無奈。

                    鳳凰財經:所以有的人在說當年的航油的事件的時候,比如說您豪賭一把,或者說在這件事情上,有賭的心態,您覺得對您是一種誤解嗎?

                    陳九霖:那絕對是一種誤解,說明他們不太了解實情。當然,我也可以理解他們不太了解實情,因為媒體當時的報道它是要挖臭,要吸引眼球,再一個在當時的環境下,新加坡當局,總想把我推到一個比較負面的位置上,最終他能夠找出一個替罪羔羊來承擔這個責任。所以,我都是很理解,而事實上并不是靠豪賭。還有,整個的決策——也就是要不要開展這個業務——都是披露過的,都是在《年報》上做了披露的,也就是說審計機構是清楚的,董事會也簽完字了,包括開賬戶,都經過批準的,說賭的話,實際上他們是強加于人的。

                    鳳凰財經:過去您親身經歷的事件,能給中國的經濟未來的發展提供哪些經驗教訓或者借鑒的話,您覺得會是什么?

                    陳九霖: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是第二大石油消耗國,我們有57%左右的石油是靠進口取得的。但是,我們在世界上的話語權非常有限。

                    我們沒有石油集散基地。比如說,世界上。有三個大的石油集散基地,第一是鹿特丹,第二個是紐約,第三是新加坡。新加坡一個彈丸之地,全亞太地區卻有一千多家企業去那里交易,以新加坡的普斯價格作為計價原則。那么,我們中國這么大的石油消耗量,我們就沒有一個石油的集散基地,所以我一再地呼吁,中國應該把珠海的大小萬山島作為一個石油集散的基地,我們應該有“中國價格”。

                    鳳凰財經:其實在2003年的下半年,是您推動中航油從石油的現貨貿易轉為了石油的期貨貿易,到現在您仍然覺得,就應該從那個時候就開始介入期貨交易。

                    陳九霖:其實在期貨市場的交易是從1999年就開始了,那時候經過董事會的批準,我們在新加坡開設了賬戶,后來在紐交所又開了賬戶,在倫交所也開了賬戶。所以,實際上,這個交易的歷史還是比較長久的,只不過是2004年出了那個虧損事件,大家都全部否定了,說,你這個交易都是你陳九霖自己去搞的,然后說,你不應該參與這個內容。

                    鳳凰財經:所以您覺得期貨是必須要去參與的,而且要去主導的一個領域。

                    陳九霖:我覺得無論是從國家的層面講,還是從企業層面講,都應該去參與這方面的內容。

                    鳳凰財經:我們作為媒體一直想聽到說,到底為什么當時發生了這樣的情況,就是說從580萬美元到3000萬美元,到最后的5.5億美元的虧損,在這個過程當中,為什么沒有及時地止損,這個里面它的這個內情到底是什么?

                    陳九霖:我當時在巴黎出差,跟Exxon Mobil 在談合作的時候,我就發了一個郵件,我就要求立即斬倉,因為公司也有斬倉的這么一個規定,要求按照規定立即斬倉,但是,后來交易員和風險管理委員會的成員,認為這個不是時機,甚至我還被誤導,交易員誤導說這種期權是不可以斬倉的,我是過分地相信了專業人員,所以第一次沒有斬倉。第二次出了這種3000萬美元的賬面虧損的時候,也是咨詢了很多機構,比如說包括高盛,包括BP,包括其它的一些石油和金融機構,他們都認為未來,可能對我們的盤位是有利的,同時,高盛它建議說挪盤是最佳的和唯一的選擇。我作為一個決策者,在這么多專業機構和專業人士的這種強烈的建議之下,而且,又在高盛這么的大機構認為是最佳和唯一的選擇情況下,那我還有什么別的選擇呢?

                    鳳凰財經:所以你覺得那個時候是你的情報發生了錯誤,可以這么理解嗎?

                    陳九霖:情報是一個方面,執行的層面也有問題了。當然事后一定要追究陳九霖有什么責任的話,那陳九霖在決策方面也不是說完美的,決策方面也是有錯誤的。可以從這個角度理解,所以我最終,我認為新加坡在判決這個問題上,就沒有考慮這些層面,只考慮到決策的責任,甚至把決策的內容和執行的內容都強加到我一個人的身上。

                    鳳凰財經:您說的這個執行是指什么呢?

                    陳九霖:執行就交易員,風險管理委員會的成員,即怎么去運作,怎么去交易。

                    鳳凰財經:從前兩次來看您的決策在執行的過程當中順暢嗎?

                    陳九霖:我剛才告訴過你,我是發的郵件,講到立即斬倉。

                    鳳凰財經:他們沒聽你的?

                    陳九霖:對,他們沒聽。

                    鳳凰財經:外界有這樣的共識,說這個責任不應該由您一個人來承擔,它是一個集體的責任。

                    陳九霖:這種判斷應該是有道理的,確確實實應該是一種集體的內容。其實,首先是央企決策,你都知道,不可能說某一個人的。再一個,當時的普華永道出的報告也講到這樣的內容,他說這個涉及到每一個環節,是各個環節都出了問題,但是,最終還是讓我一個人來承擔責任了。

                    陳九霖:兩害相權取其輕,個人無法對抗國家機器

                    至今,陳九霖仍然不認可中國航油的巨虧是因為他本人賭性太強,但無論如何,他選擇了承受這件事帶來的后果。抗爭還是妥協,每個人的選擇都不同,此前東星航空創始人蘭世立做客我們欄目時說他選擇不再妥協,如果不是因為抗爭,他可能受到更大的傷害。可陳九霖的選擇恰好相反,他說,一個人,沒有能力對抗國家機器。

                    鳳凰財經:但是,也許會有另外一個選擇,你可以更激烈的態度去反對,去抗爭,可能會有更好的結果,是嗎?

                    陳九霖:事實上我最開始我是決定抗辯的,我也沒有說要去認罪的。但是,后來有很多的壓力,被迫而為,一個壓力就是各方面來做我的工作了,你必須這么做,你不這么做,你會面臨著一個更大的風險。

                    鳳凰財經:什么樣的風險?

                    陳九霖:比如說新加坡當局就告訴我,如果你要認罪的話,可能給你安排一年到兩年的這樣的監禁,安排完了之后,私下的給你通融,比如說提前出獄了,或者保外(Home Detention) 這樣的一些安排,如果你不認罪就判你十年或者十年以后。我問它十年以上什么概念,就是20年以下了。最開始我準備請英國的皇家律師到新加坡來打官司,我知道新加坡那個社會里面,利用新加坡的律師是完全沒有作用的,是白白花錢的。所以,我準備請英國的皇家律師過來為我打這個官司,后來我了解到,一方面皇家律師收費是非常高的,一場官司可能要70多萬的新加坡幣或者更高,有幾百萬塊錢。

                    第二個就是律師請來之后,他還要新加坡當局的批準,你把錢你付給他了,結果他不批準那他還來不了。第三個那個皇家律師他過來打官司,是不是一定就贏,因為它有一些政治色彩在中間。所以,權衡來權衡去,你沒有別的選擇,認為倒不如,長痛不如短痛,干脆把這個苦吃下來,把這個苦果咽掉,過后再輕輕松松地做自己的事業。

                    鳳凰財經:其實剛才在您的講述當中,我更多地是在講述新加坡方面怎么樣,他們的態度是什么,立場是什么,給出的條件是什么,那這個背后。中國方面的態度和表示,或者包括您,站在您身后的中國或者國資背景下的領導,他們的態度呢?

                    陳九霖:我想講清一個方面的因素,就足夠說明整個問題了。

                    鳳凰財經:我能不能這么理解,其實還是有一些來自體制內的壓力。

                    陳九霖:我說得已經是足夠證明這個案情的內容。在新加坡的檢察官和法官,他在指控我的時候,他有一個核心要點,或者有一個前提條件,說陳九霖是惡意擾亂新加坡的金融秩序,如果沒有這個前提的話,判決就是錯誤的,因為交易方面的成功與失敗是正常的,有時候你是可以成功的,那我也賺過錢,也不是沒有賺過錢,是吧?

                    鳳凰財經:是。

                    陳九霖:現在新加坡,中國航油也是新加坡最大的中資企業,甚至是中國最大的海外中資企業,在新加坡排名第四的上市公司,但是, 我就是偶爾有一個虧損也是市場行為,不完全是個人的決策。打仗也有全軍覆沒而且重新再崛起的這種案例。所以,他把這個說是惡意擾亂新加坡的金融秩序,你就憑這一條,你可以知道后面的背景在哪里?那是政治原因!

                    鳳凰財經:我可以跟您分享另外一個做客我們總裁在線欄目的企業家他的一些感受,如果他當時更加激烈地抗爭,他可能維護更多的自己的權利。所以如果讓他重新選擇的話,他會從一開始就很激烈地去抗爭,所以那期節目年也叫蘭世立不再妥協。你對他的這種態度和立場你怎么看?

                    陳九霖:古人云,兩害相較取其輕,利弊相較取其利,是吧?然后,利利相較取其大。我當時所面臨的環境,我認為都不得不遵循這樣的原則,我是覺得在那種情況下,我的個人的力量,不足以對抗一個國家機器,另外一個我愿意選擇以我個人的擔當,以我個人的牢獄之災——我去承擔這個牢獄之災來去表白我自己。


                    陳九霖:重回央企是為了給個人信譽背書。


                    2009年1月21日,春節將至,陳九霖刑滿釋放,組織上專門派人去新加坡接他,安排了頭等艙并在機場鋪設了紅地毯。回國之初,陳九霖給自己規劃的第一件事就是恢復公職。2010年1月,經過將近一年的等待,陳九霖受聘葛洲壩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局級),重新回到中央國企。但此次復出立即引起軒然大波,質疑者認為此舉違犯了相關規定,法律專家認為合規。不過,陳九霖的這次回歸體制卻只呆了三年。

                    鳳凰財經:說到2010年,您又回到了央企,這個能算是對您的一種補償或者安排嗎?

                    陳九霖:是因為多種的原因,也是權衡來權衡去的一個決策,一個方面是上級組織的關心,我也非常地感恩,另外,我的家人也有這個想法,因為剛剛出來嘛,要有一個穩定的環境。從新加坡回來直接去創業,那是一種格局,那種格局是從一個囚徒,一個刑滿釋放犯出來搞自己的事業,那么在央企出來之后,到現在經營事業,那么是一個央企的前領導出來經營自己的事業,這個中間可能有一些差別的。

                    鳳凰財經:身份的差別。

                    陳九霖:你說得很正確,中國的社會它就是這么一種文化,你要得到認同之后,做起事情來,就比較順一些。

                    鳳凰財經:就算是從現實的角度說,這算是官方背景對您個人信譽的一種背書嗎?

                    陳九霖:你怎么說就怎么回事了。

                    鳳凰財經:經歷了這么多的大風大浪,回頭來看,您覺得國企目前最大的問題或者體制的弊病是什么?

                    陳九霖:主要是沒有擺正市場與行政的角色,可能沒有處理好企業與政府機構這種關系。具體地講,就是有一些是利用行政的手段,來管理企業,利用行政的這種作法去經營市場,這是我覺得需要調整的內容。

                    舉例子講,它這些領導都是上級機關去考核任命的這樣的一些領導,包括我當年被任命為航油集團的領導,也是由中央企業工委去考核,去任命的,這樣的,從一種行政的任命,這樣的一種作法,而不是說像一些大的企業自己去創業起來的。

                    再比如說在處理關于市場決策方面的,在國企的領導判斷市場,它有一些市場因素,但更重要的他要考慮到這個內容對我本人會是什么樣的一個風險。說實話,我是中央企業的“另類”了!在新加坡那個事情,如果說換成典型的國有企業的領導,可能我就沒有什么問題,因為他在決策時候,首先考慮到我的風險在哪里,我的烏紗帽能不能保得住的問題。

                    鳳凰財經:但我覺得至少市場經濟它的公平之處在于說,其實所有的人都看得見,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桿秤,大家眼睛也都是雪亮的。您剛才說的那種典型的國企領導,他有一天離開那個位置,他自己就不剩下什么了,他只有憑借那個位置,他才有價值,別人才認可。

                    陳九霖:你這個說法,我還是贊同的,就是你在國有企業,你官當得再大,退休之后,誰都不理你了。我雖然遭受過牢獄之災,但是,我現在比那些退休的領導,我覺得我更加受到社會上的尊重。

                    第二個方面,還是一股獨大的問題,也是要得到解決,因為一股獨大了,它的問題在于沒有多少的監督的這種機制,決策方面也不會太民主化。所以,有時候它就會出現問題。現在提到混合所有制的問題,是不能夠徹底解決問題呢?我覺得是不會給予肯定的答案。但是,它又是一個過渡時期所需要的一個重要的手段。

                    第三個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效率問題。

                    陳九霖:想在國企做事,得花很多時間熬日子

                    從執掌央企,到重回央企,再到離開央企而自己創業,體制內外的冷暖,陳九霖有著非常深刻的體會。他的創業并不是主動的選擇,如果沒有08年的金融危機和中國航油的巨虧,他現在也許仍然是一個出色的央企或政府機構領導。但是,偶然之中存在著必然,個人軌跡,也許能反映出不同環境的差異和選擇。

                    鳳凰財經:其實我也在想,您1997年臨危受命,派往新加坡接管中國航油的時候,其實那個時候中國航油早先的虧損了幾年,中間又停頓了幾年,其實您真正接手的時候,也是相當于從零起步,從無到有,其實是一個創業的過程。

                    陳九霖:那是一個創業,如果說換了一個人去經營那個企業的時候,他就把它當作一個辦事處,領導人出訪比較方便的一個辦事處。但是,我是把它當作一個公司,來當作一個市場的主體去經營。

                    鳳凰財經:或者說您當時跟很多幾年前的九二派一樣,您下海經商,自己去做一個事情,其實也許也能抓住那撥的機遇,能比當時做得還要好。很多人在面臨說我去央企,去國企做一份事業,還是我自己創業的時候,他回去面臨兩個完全不同的條件,比如說進了國企,我一開始能夠調動的資源就比較多,我一上來就是一個很大的平臺,但是我要面臨一系列的您剛才說的,去行政化也好,一股獨大也好,效率低等等內耗的問題,但是如果我去創業的話,我可能一開始就充分的自由的,市場化的,我可能沒有那么多的資源,我可能一開始有沒有站到那么高的一個平臺上,我要從很小的地方起步,然后小打小鬧的,可能經過很長時間,也未必能夠發展成一個很大的企業。所以它是兩種不同的選擇,如果您給出建議的話,建議后來的人去選擇哪條路呢?

                    陳九霖:我覺得還是要根據自己的喜好,說實在的,哪一個方面都是有機會的:在國企方面,如果你真正有才華,你能嶄露出頭角來,你也會遇到伯樂,因為國企,它也得要用人。但是,國企有它的問題,那中間的爾虞我詐,那中間的成長的等待,你都想不到——那中間要花很多時間去熬日子,或者有時候是無所事事的那種熬日子的那種苦衷,那都是有的,不是說誰都想到其中的機會,都能熬得下去的。那么,要是自己創業的時候,有創業的好處,那就是你自由,你可以充分地去整合資源,你可以像大鵬展翅一樣地,可以在無拘無束的天空翱翔,你可以發揮你的任何想法,而且,你有一個想法,你就可以去試驗,尤其是現在,在互聯網思維時代,你可以去試錯。但是,也有很多的不足的地方。不足的地方包括:比如說資金可能有限制;你可能請不到比較好的人才,因為在中國這種環境下,從古就是“學而優則仕”,大家把國企看作是一個官場,到國企去工作比較穩定,到民企去工作的,有些人會有這樣那樣的想法。人才流動也很多,或者是有些好的、優秀人才你也請不過來。這個東西我覺得你要我提建議的話,一定要摸摸自己的內心,你要什么,是不是?你要說我需要一個穩定的工作,甚至有半官半商的作法,那你就到央企去,到國企去,一般的地方國企去;如果說,我想創業,我想展現我自己的才華,我充分地來發揮我自己,像馬斯洛理論所說的“自我實現”,那你就自己去創業,創業失敗也沒關系嘛!你失敗一次再去做第二次,第二次失敗再第三次,馬云不是失敗過兩次,第三次才起來的嗎?

                    鳳凰財經:所以現在您對自己的定位是一個創業者?

                    陳九霖:我覺得現在創業還是不晚,我搞投資,你要知道搞投資的人,越老越值錢,我在新加坡那個企業,我1997年去,我2001年就把它搞成了上市,多長時間?沒幾年的光陰。我的約瑟投資,我2012年才出來,我澳大利亞那個上市公司已經有了,這一次我在做一系列動作,沒準我那一個上市公司,發揮好作用的話,就可能超過了當年的中國航油了。

                    總裁秘笈:模仿是成功的捷徑之一——陳九霖

                    陳九霖:我算不上一個成功者,但是,我是一個追求成功的人。真正的成功,我個人的體會,一個是要有良好的心態,因為做企業也好,做其它各行各業也好,要經歷過大風大浪,經過很多的波波折折,你要能夠去承受這些挫折。

                    第二個我覺得要有擔當,作為一個企業人也好,作為其他人士也好,如果你沒有擔當,你是成就不了大業的,而且,你在市場上是沒有立足之地的。第三個我覺得要有誠信,如果說沒有誠信的人,短期內他可能牟利于他人,但是,從長期來看,他是沒有立足之地的。

                    至于說成功的方法呢,我是非常認同國際第一成功學大師安東尼?羅賓的那句話:模仿是捷徑之一。就是我在不了解未來是什么樣的一種情況的話,我們去模仿那些成功人士,模仿他們的思維,模仿他們的心態,然后在這個基礎上再去創新——這也叫創新,這樣的成功可能比較有效!

                    發表評論
                    上一篇“創富先鋒”楊光:“神鷺”騰飛
                    下一篇地獄歸來,“90后”重啟征程 ——專訪北京約瑟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陳九霖博士
                    正在加載中……
                    湖北快三走势图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

                                            <sub id="ndxjt"></sub>

                                              <track id="ndxjt"><big id="ndxjt"><listing id="ndxjt"></listing></big></track>

                                                        <sub id="ndxjt"><meter id="ndxjt"></meter></sub>